人在街道之上肆意奔跑,太子道東的躁動伴著泥頭車駛過,從未停下。置身於繁忙都市之中,我們總有著千百種煩憂未能擺脫,然而大自然被人間的煩憂環繞著,卻始終巋然不動。在石壁盡頭,所有假想敵早就隨風歸去,餘下的,便只有與自己的搏鬥。

「開心時我會攀石,頹唐喪氣時我更會攀石。」對於 Danny 何善揮而言,攀石早已在生活當中形影不離。早於2009年,Danny 已在攀爬界盛事的長洲搶包山比賽中奪得第一名,獲「最年輕包山王」的美譽,及後更一鼓作氣,在全國攀岩錦標賽及Kailas攀石賽中均奪冠而回。此回 CORPHUB 有幸與 Just Climb 創辦人 Danny 及市場總監 Cherry 進行訪問,從攀石場上的成就開始,論及攀石如何幫助自身克服難題,一探 Danny 與 Cherry 在攀石場上悟到的人生哲理。

 

12歲開始攀石:「攀石帶給我莫大成就感。」

 

「那時社區中心舉辦攀石體驗日,而我便是在那兒遇上了我的攀石教練。」20年前的往事,現年33歲的 Danny 形容活動彷如昨日:「我出身自低收入家庭。每當下課後,我便會與友人一齊到社區中心打乒乓波,聊作消磨時間的娛樂。一次社區中心舉辦攀石體驗日,我還清楚記得地點是在東啟德室內運動場。由於攀石在當時而言仍然是冷門運動,故當日只有小貓三四隻參加。」

「攀石帶給我莫大成就感。」Danny 強調在攀石場上沒有性別年齡之分,任何人都可以參與這場與自身的博奕。在攀爬過程中,攀爬者必需保持冷靜、分析及策劃攀爬路線、堅毅向前,方能登上石巔,故攀石可謂一門挑戰攀登者身心靈的運動。「我仍記得第一次攀爬時,我望著石壁上的石頭,頓感手足無措。數次嘗試後,當我成功完成路線,做到連成年人都未能完成的事,巨大的成就感隨即伴隨著體內的熱血湧上心頭。」15米的攀石牆,Danny在此傾注了20年的努力。

 

10年時間推廣攀石運動 男女老幼均可挑戰自我

 

創辦 Just Climb 除了希望為自己及攀石發燒友提供一個專業訓練場地,Danny 及 Cherry 更希望透過開辦攀石課程,灌輸大眾正確的攀石觀念。作為市場推廣總監,Cherry 坦言縱然近年來社會各界對攀石有更深認知。惟不少人仍對此項看似高深莫測的運動存有誤解,認為攀石十分危險。她苦笑道:「許多人認為體格強壯是攀爬成功的關鍵,倘若小朋友參加攀石運動,便會容易因為身體瘦弱而倒下受傷。」

「在高牆上毅然放手後仰固然恐怖,但只要學懂如何妥善下跌,攀爬者實則可毫髮無傷。」Just Climb 開辦多種攀石及抱石課程。從未接觸過抱石者可選擇報讀新手抱石班,課堂中教練將會教導抱石玩法、安全指引、及下跌方式等技巧。4至16歲人士則可參加兒童及青少年攀石課程。「面對4至6歲的小朋友,我們主要透過遊戲,例如放置燈號於石頭上,鼓勵孩童取下放於石頭上的膠圈,增加趣味。至於50歲或以上,或對抱石缺乏自信的人士,我們則會適時提供轉架繩予他們使用。」

抱石訓練屬全身運動,攀爬者可訓練自身大小肌肉,加強手眼協調,攀爬過程中亦可鍛練到核心肌肉群組。在 Just Climb 場地內可看到不同貼紙張貼於石璧之上,貼紙上的數字和攀石等級相對應,V0代表初學者路線,適合新手嘗試,另外亦有V1、V2、V3等,不同等級的路線讓眾人挑戰。

 

Inspire Life with Climbing:「問題本身不是問題,如何看問題才是問題。」

 

「我是在2011年5月12日創辦 Just Climb。那時年屆21歲,根本不會知道前方會面對哪些問題。」十年窗下無人問。在香港,運動員要走的路可謂十分艱辛。Danny 坦言為了要堅持攀石夢想,曾經要同一時間做多份工作。「香港沒有全職運動員,所以運動員往往都要面對生計不穩,朝不保夕的情況。我曾試過同一時間兼任攀石導師、築台工人、及活動助理,才能支撐生活。」開設 Just Climb 後,作為攀石運動員,每天在場上揮灑汗水的 Danny,突然間需要端坐於辦公桌前,管理一間公司。問道 Danny 當時的心境,他二話不說回答道:「好難㗎!我起初在行政及財務管理上亦碰了不少璧。」

眼看前方荊棘遍地,縱然負重前行,也將落得滿身傷痕。如斯困難,為何不另走陽關路?「攀石就如人生一段,途中可能會面對很多挫折和失敗,但同時在過程之中,只要願意堅持,終有一天會達到自己的目標。而當最終成功之時,那一份滿足感是無可取替的。我們希望透過這個歷程,讓學員確立自我價值,建立自己的自信心。」

「開心時我會攀石,頹唐喪氣時我更會攀石。」在攀石場上,一切生活上的煩憂都被眼前的自我挑戰給拋得老遠,而這亦是攀石場命名為 Just Climb 的原因。「問題本身不是問題,如何看問題才是問題。只要願意邁前一步,作出不同嘗試,在攀石場上總會找到答案。」


 

文:Chilam〡攝:Leo, Lung

製作:Insight Medi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