怎樣的舞蹈令人願意為其踏上舉步維艱的普及之路?又要有怎樣的決心和毅力,才能擇善固執,在浮躁的商業世界中堅持宣揚正統、未被污染的藝術?

「很多人只知肚皮舞,卻不知其源頭——埃及民族舞。埃及民族舞是現存的傳統舞蹈藝術瑰寶,是埃及文明的象徵之一。肚皮舞和埃及民族舞日益殊途,若有天埃及民族舞消失,我們便徹底失去了真正的舞蹈源頭。」Dance Nefertiti by Maxwell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 創辦人張潔婷(May)感慨道。

「當我們投入正統的埃及民族舞時,會發現自己更接近那個存在於史書和傳說的年代。我們在音樂和律動中回到數千年前的古埃及,以整具身體感受其深厚的文化底藴和純然的快樂。」

 

肚皮舞與埃及民俗舞本質日漸分歧

 

May 從小熱愛舞蹈,2004 年因朋友緣故接觸肚皮舞,一試便愛上。愛上肚皮舞後的 May 開始思考這項藝術的源頭,認為需要繼續研究肚皮舞的文化背景,方能更好地演繹舞蹈,進而成為專業舞者或導師。

比起商業或娛樂性質的表演,May 更希望尊重肚皮舞背後的文化價值,追本溯源:「可能我從事多年物理治療師,有職業操守,會誠實承認自己有不了解的事。我更希望能夠了解它是怎樣演變成今天的肚皮舞。」

由於肚皮舞是埃及民俗舞流傳至西方後的產物,May 初時蒐集到的資料多由西方角度出發,未盡真實,令 May 更堅定了追尋肚皮舞本源的決心。慢慢 May 了解到,肚皮舞是經西方演化後的埃及民俗舞,正統埃及民俗舞並不性感和裸露,卻蘊藏無窮深意。

「當時我幾經辛苦才找到一些當地資料,但是由於埃及國家民俗舞蹈團的官方網站只有亞拉伯語,語言上比較難掌握準確的訊息。外國人比較難了解其背後的文化背景,想多走一步,在香港推廣就更困難。」

 

動作舞步具深意 如同埃及國粹

 

埃及民族舞會變成今天的肚皮舞,皆因 20 世紀初西方的荷里活電影將之渲染成衣著暴露、動作奔放的舞蹈。

May 至今研習埃及民俗舞十餘年。每段音樂、每個動作、每套舞服,May 都想確保自己了解和傳遞出其真實含意和用處。她認為最可惜的,是埃及沒有辦法傳揚最正宗的民族舞至西方國家。「埃及民俗舞每個動作都有歷史淵源和文化含意。揈胸是要展示胸前金鏈,後人就將之演繹為賣弄身材。」

May 強調,在民俗舞中,發揮感情遠大於炫耀技巧。唯有發自內心,懷抱感情去跳,誠摯地融入當地文化,才能做到具感染力的表演。「埃及人非常好客,人情味濃厚。他們又是開心民族,經常笑,即使傷心都微笑,因為他們非常熱愛生命,熱愛和平,樂觀面對生活,舞蹈動作也特別溫柔。」May 笑說:「民俗舞是埃及人生活一部分。當地人不會跳錯,音樂一響起,他們就知道要跳哪些動作,是由心而發的一種舞蹈。」

 

 

 

師承埃及國家舞蹈團總監 Osama Emam

 

前文提及埃及國家民俗舞蹈團(簡稱 Kaumeya Troupe)代表埃及政府到全球各國進行文化交流。埃及國家舞蹈團舞蹈總監及團長 Osama Emam 先生習舞逾 50 年,是當今埃及民族舞蹈的佼佼者。

「2018 年,我正籌備第一次的舞蹈節,邀請Osama Emam 先生來任教埃及民族舞工作坊,Osama Emam 先生十分友善,一口答允來港親授埃及民族舞技巧,那是香港第一次正式舉辦的埃及民族舞工作坊。後來 Osama Emam 先生更成為了我的師傅。」

「Osama Emam 先生是我跳舞旅程中非常重要的一個人。他讓我看到最正宗的埃及民族舞,看身體如何演繹音樂中的情感,認識每個舞姿的意義。」May 續說:「埃及政府對埃及民族舞者要求嚴格,除了國家隊學校外,當地不准開辦其他埃及民族舞學校。舞者畢業後需經遴選方能進入國家隊,才能代表國家到各地表演和交流。我們邀得埃及國家舞蹈團首度來港表演,着實是我們的榮幸。」

 

在港推廣正統舞蹈難免辛酸

 

數年來,May 多次籌辦埃及民族舞演出,為香港帶來最頂尖的民族舞舞蹈家,亦舉辦了大大小小的工作坊、國際公開比賽等,以普及這項藝術。「Dance Nefertiti 作為橋樑,將埃及國家民俗舞蹈團帶到香港,傳揚真正的埃及民族舞及其源遠流長的歷史文化。希望在推廣層面上能夠略盡一點綿力,讓香港成為更多元化的世界都會。」

在香港推動文化藝術尤為困難,但 May 相信有人願意結伴同行。「好的文化帶來歡樂和希望。我很高興有人欣賞及認同埃及民族舞的價值,從中找到共鳴,與我一同傳承文化。」

堅持正途不易,前路再艱辛,亦會有人選擇披荊斬棘,遵循內心信念而行。推廣埃及民族舞已成為 May 的使命,未來她亦會盡自己最大能力,傳揚這豐富的藝術文化。

 

 

文:易琦 | 攝:Leo、Lung
製作:Insight Medi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