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人多皮膚病症,濕疹、皮膚炎、乾癬都是常事。床上用品長時間貼在皮膚上,對皮膚健康尤為重要。說到床品,不少人先入為主,以為床品必然由棉花或真絲所製,但其實市場上有更多新物料可供選擇,竹纖維便是其中一例。

Naked Lab 成立於 2018 年,專門研發及推出竹纖維床品,並將所用物料取名為 BambooSilk。

Naked Lab 的誕生源於母親對女兒的愛。創辦人 Joyce 的女兒 Pia 滿兩個月大時患上嚴重濕疹,Joyce 不希望女兒使用太多類固醇,開始尋找治本的自然療法。這時 Joyce 發現到竹纖維床上用品,經深入研究及女兒親身試用後,她認為此物料大有好處,遂在 Pia 一歲時正式成立 Naked Lab,決意將此布料推廣至香港市場。

 

竹纖維天然優點多

 

香港人對竹纖維或許感到陌生,但原來這種物料在美國和澳洲都頗為流行。「外國人比較關心物料是否天然,是否不傷害環境,竹纖維正正能滿足這兩點。Naked Lab 的目標是將天然竹纖維床品帶到香港市場。」

據 Joyce 介紹,竹纖維擁有許多天然優點,由此而成的 BambooSilk 亦繼承了那些特質。「竹和 BambooSilk 天然排斥塵蟎和黴菌,亦有獨特的天然抗菌機制。濕疹病人的皮膚角質保護層受損,外來塵蟎等致敏原便會直接接觸和刺激皮膚。若床品用料不佳,濕疹就會一再復發。相反,不少用家反映轉用 BambooSilk 後即時見到功效,寶寶濕疹有好轉。」

Joyce 笑言 BambooSilk 柔軟得像雲一樣,能夠呵護寶寶細嫩的肌膚,床品更會隨洗滌次數增多而變得日益柔軟。加上 BambooSilk 吸濕排汗效果甚佳,透氣涼爽,可全年使用,防止寶寶過熱,讓寶寶睡得更安穩。

另外,竹纖維較為環保,除了可在自然環境中自然分解外,生長過程中亦無須使用任何化學農藥,不會污染環境。「BambooSilk 取天然竹子為原料,經認證無任何化學添加劑。這種做法有利有弊,由於布料中無任何化學物,因此容易起皺,需定期熨燙。不同批次的布料亦可能有色差。」

 

 

BambooSilk 床品幾經改良

 

Naked Lab 聆聽客戶意見,多次改良產品,如今產品已臻成熟。Joyce 明言過去曾報銷數批質量未如理想的貨品,亦曾更換數間工廠,幾經磨合才穩定下來。

「試過床單洗滌後很快穿窿和起毛球,不太耐用。我們思考對策,作出改變,又固定與一間工廠合作,一一解決產品問題。」她續說,「產品包裝和名稱也經幾番變化。除了外包裝的膠鈕變竹鈕,我們亦改布料名稱為 BambooSilk,旨在突顯竹纖維如絲般滑順,同時提醒用家要當其如絲般清洗。」

問及 Naked Lab 的王牌產品,Joyce 二話不說指向桌面上的床單。「我們從床單開始,漸漸擴大產品範圍,至今新增了嬰兒床床單、枕頭套、睡衣等。產品獲得多項檢測認證,令客戶對產品更有信心,口耳相傳下建立口碑。」

Joyce 難忘客人好評,尤其不少人驚訝於竹的柔軟:「很多人跟我說:竹這麼硬,做成布料後竟然如此軟熟?我希望更多人能知道這一點。大公司更在意市場潮流,在意有多少客戶;Naked Lab 更在意可持續性,希望教育市場不止有棉製床品,而是有更多更好的選擇。」

 

 

獻給客人的心意

 

生意之外,更多是人情。Joyce 認為產品不只是商品,更是一份獻給客人的心意。「小公司有小公司的優點,我近乎是 one-man band,與客戶關係較為緊密。我記得大部分客人的名字,也會手寫卡片給客戶,上面載有獨一無二的訊息。我從不刻意滾大公司,寧願賺少點錢,每件事都經我手,我可以控制產品質量。」

她細細撫摸桌面上顏色各異的枕頭套,笑說:「一開始枕頭套只有兩種顏色可選,收集客戶意見後才新增至現在的六種顏色。最近也正拓展其他產品線,推出睡衣系列,為客戶帶來新鮮感。」

生意漸上軌道,Joyce 的家人也為她感到高興。Joyce 成立 Naked Lab 時是一位全職建築師,要兼顧多一盤生意,想必並不輕鬆。「初時老公想我留多點時間給孩子,怕我太辛苦,不鼓勵我創辦公司,但我真心想讓更多人認識竹纖維布料的好處,便咬牙成立了 Naked Lab。本來預期是一門短期生意,沒想到這麼多人支持我們。」

Joyce 表示成功的女人背後一定有一個男人支持着:「老公見我做得開心又幫到人,便改變之前的想法,更經常給我一些市場推廣上的意見。我成立 Naked Lab 的契機是 BambooSilk 大大紓緩了女兒的濕疹症狀。為了幫助其他皮膚病患者,未來我會繼續發展公司,讓更多人知道床品可以有不同選擇。」

 

 

文:易琦 | 攝:Andy、Ar Yeung
製作:Insight Medi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