曼圖國際集團(下稱「曼圖」)的辦公室設在葵涌,透過玻璃門已看到入口處疊着幾箱紅酒。數步路轉左至吧檯區,吊櫃下方倒掛了數雙高腳杯,而盥洗盆旁邊的酒杯殘留着些許水跡。看到筆者來訪,曼圖創辦人 Grace 爽朗一笑,頻頻叫筆者不要客氣,可斟酒小酌一、兩杯。

曼圖創立於 2008 年,成立之初便於香港設置總部,是一家進口、代理進口、銷售優質葡萄酒以及傳播葡萄酒文化的集團公司,亦是法國多家著名酒莊的戰略合作夥伴和獨家代理進口商。

曼圖的葡萄酒均來自世界著名產區的各大酒莊,葡萄經過層層篩選,把關的專業釀酒師也是行業內的佼佼者,確保每一瓶葡萄酒品質優良。每瓶酒都附有原產地證、報關單和衛生檢驗證書等正規報關手續資料。曼圖多款獨家代理的葡萄酒均在世界級酒展上獲得大獎,媒體評價與評分亦不俗。

 

公司越大責任越大

 

12 年前,適逢香港撤銷所有葡萄酒稅,Grace 與兩位朋友合夥開辦曼圖,以銷售澳洲酒為始。「我本來做會計,開公司後開始馳騁於酒業,學習酒類知識。後來公司拆夥,我全權接手後決定擴大產品種類至法國酒,公司也越做越大。」

「曼圖從一間辦公室起家,當年只有數位員工;慢慢做到需要一個單位,再後來加購相鄰單位。」Grace 笑言她對自己和員工嚴厲,多年過去樣子也長得兇惡了一點。「很記得最初要親自洗樓派傳單,慢慢越來越多客戶找上門。公司越大責任越大,不進則退,我的目標是曼圖每年有淨增長。」

 

 

關關難關關關過

 

公司邁入 12 個年頭並不容易。關關難關關關過,屈指一數,曼圖乃至整個酒業面對的難關並不少。

2012 年中國推行禁酒令,名莊酒市場泡沫爆破,酒業市況低迷。幸而曼圖兼營名莊酒和普通酒,亦沒有囤太多貨,政策對其影響不大。Grace 秉承「不坐等飯到,不等人叩門」的精神,2013 年在中國大陸成立銷售公司,進入大陸市場,與大陸朋友合作在東莞開業,經營酒類的經銷批發。在此積極態度下,曼圖每年有 25% 的增長,至 2018 年更見高峰。

2019 年中美貿易戰,酒業同行普遍跌三成,曼圖下跌十多成。消極保守非 Grace 的作風,生意下滑時她選擇購入酒莊,投資實業,增加多一類業務範疇。「2009 年並沒有多少葡萄酒的香港代購,至 2020 年競爭非常激烈,單在香港便有過萬間名莊酒代理商,這有賴於市場對紅酒接受度越來越大。」

生意路上危機四伏,Grace 形容自己「唔識死」,早已習慣承受壓力作出決定:「我們無法改變大局,但我會話做好自己本份,煮到埋嚟就食。做生意任何時候都要行動,絕不能坐以待斃,要另闢新徑繼續走下去。情況越困難我反而衝多兩步。」

 

擁自家莊園

 

收購酒莊也講機緣。產區莊主決定在 2019 年退休,因喜歡 Grace 和她的團隊,便割愛轉讓莊園。曼圖在三個月內成功收購莊園 Bodegas Coral Duero,包括佔地 32 公頃的四個老藤單一葡萄田(Single vineyard)連酒莊。莊園平均樹齡 80 年以上,是托羅(Toro)產區內土質最好、土齡最老的葡萄田,極端天氣保存樹根水分,加上樹矮、風大等因素,令葡萄皮更厚、單寧更重。

「莊園出品的葡萄酒採用生產單一品種的葡萄園的葡萄來釀製,表現出葡萄在特定風土條件下獨有的風味。該系列紅酒非常受歡迎,客戶明白該酒投資潛力甚高。」她續說:「我們在酒標設計上也別具用心,可見酒標上印有一片葡萄葉,葉脈清晰可見。葉脈間流淌着的,除了是土地、樹木的養分,亦是釀酒師、工人的心血和真心。希望這種生命的味道能一直流連在飲者的舌頭上。」

 

 

酒業生涯的果實

 

另一個系列 Grace's Harvest 則來自西班牙三大產區,酒標上滿是花朵圖案,華麗奪目。Grace 在聖經中指「恩典」,也象徵 Grace 自己在葡萄酒業十多年的生涯開花結果。「人人生來有不同際遇,我感激上天給予我機會踏入酒業。我想分享恩典,將美酒帶給大家,亦希望上天讓我在下一個階段有更多收獲。」

「這一行有趣好玩。我寓工作於娛樂,拜訪產區當去了旅行。品酒講求舌頭的記憶和頭腦的記憶,要多番練習,試過上好的貴酒,便能夠分辨好壞。」

 

 

文:易琦 | 攝:Andy、Leo
製作:Insight Media